第十六次關鍵字廣告中國歐盟領導人會晤日前在北京舉行。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會見歐盟領導人時表示,中國願意推動中歐投資協定談判(BIT),以投資協定談判帶動中歐經貿合作邁上新臺階,力爭到2020年雙邊貿易額達到1萬億美元。
  這是中國領導人對於中歐BIT談判作出的正式回應。此前一個月,歐盟理事會發表聲明,決定授權歐盟委員會負責中歐BIT談判。在中歐兩方表達出高度一致的意願後,可以預期,中歐BIT談判將很快啟動。這次談判,對中國而言,是與美國啟動BIT談判之後,最重要的對外投資制度安排;對歐盟而言,是2009年《裡斯本條約》將外國直接投資劃歸歐盟管轄後,歐盟委員會對西裝外套外進行的第一個獨立的投資協定。
  中歐BIT談判的意好房網義極其重要。目前,全球正處於貿易規則重新設定的高峰當中。在大西洋兩岸,本周美歐剛剛結束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伙伴關係協定(TTIP)的第二輪談判,TTIP談判正式進入實質性磋商階段;在亞太地區,同樣由美國主導的跨太平洋伙伴關係(TPP)咄咄逼人,甚至危及APEC的權威性。作為全球多極格局中潛在的兩極,中歐無法對全球貿易話語權的主導之爭無動於衷,或者消極應對。作為全球最顯赫的市場和經濟體,中歐都有通過彼此投資貿易制度的優化,獲得部分主動權的需要。對中國而言,一個投資貿易更有保障的歐洲市場,可以對沖TTIP可能造成的衝擊。對歐盟而言,在其經濟複蘇進程不停乍暖還寒之時,一個投資貿易更有保障的中國市場,可以對其經濟體溫起到重要的保暖作用。目前,中歐之間每天有高達10億歐元的貨物與服務貿易在兩端流動,雙邊投資只有區區3700萬歐元。據歐盟統計局數據顯示,2012年中歐貿易逆差為1458億歐元。顯然,BIT短板既導致了逆差,也導致了貿易摩擦——這不利於維護中歐應有的合作氛圍。
  無論從戰略層面還是經濟利益層面,BIT對中歐都具有雙贏前景。但是,由於客觀存在著的差異性,中歐BIT談判也存在許多障礙。第一,基於安全理由為中國投資設置障礙已然幾成慣性,歐洲對於中國企業的投資行為剋服偏見非一朝一夕之功,特別是那些與中國產業鏈重合度較高的歐盟成員國,對於中國資本的進入可能帶有更多不安,這些不安可能體現到談判中來。第二,是對公平競爭的理解差異。這種差異在過去中歐的貿易摩擦中已多有體現。此次談判,歐盟方面的BIT模板中,就包括“公平競爭環境”和“國有企業透明度”等事項,如何理解中國企業的不同性質及其作用,併在BIT協定中既能保護中國企業利益,又消除歐盟擔心,也需要時間打磨。第三,處於已開發階段的歐盟與中國在知識產權、環境保護、勞工福利等方面標準不同。而通常,歐盟會將這些要求視作景觀設計進入歐洲市場的附加條件。中國行業協會、相關企業能否理解歐洲相對嚴苛的要求,有效甄別其中的合理性與貿易屏障的區別,也需要適應期。
  歐盟各國貿易部長表示希望其與中國BIT談判在啟動後“兩年半的時間內結束”。根據在中國已經完成或室內設計正在進行的與126個國家的BIT談判,中國與加拿大的BIT談判最接近中歐BIT級別,而這一BIT談判持續的時間長達18年。目前中國與美國正在進行的BIT談判,從2008年9月開始到2013年6月,中美共舉行了10輪談判,談判都異常艱難。可以預見,由於歐盟在一些事項上傾向於更高水平的原則,因此中歐BIT談判難度也不會小。
  但是,目前確實屬於中歐BIT談判的最佳時機。從上海自貿區到三中全會啟動的大規模改革動作,都為歐洲帶來了新的機會。中歐BIT談判的最大難點,即歐盟方面希望中國進一步開放市場的問題,似乎可以迎刃而解。尤其是歐盟極為關註的在服務業和金融業領域,獲得國民待遇已是中國政策導向。
  以開放促改革是中國的既定方針。中歐BIT談判正好可以起到這種作用——既為中歐帶來新的商業機會,又改變兩方內部原來存在著的貿易制度問題。因此,中歐BIT談判很可能比之前的談判進展快得多。徐立凡(北京學者)  (原標題:中歐需儘早補齊BIT短板)
創作者介紹

神探

pfbevuyn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